頭部
比基尼派对客服
准精选资料 今天斯诺克比分 重庆福彩农场走势图 白城麻将吉祥棋牌账号 河北20选5今晚开奖结果 北京pk拾拾计划软件 2019今晚香港开码结果 幸运快3软件下载 彩票25选7开奖结果查询 190语音比分 庞大股票股吧 福彩快乐8开奖 广西快3怎么玩 青海11选5中奖规则 三羊期货配资 贵州11选5任四遗漏
動態要聞
首頁 > 新聞動態 > 動態要聞

淡泊生活 潛心研究——馬繼興先生的治學之路

發布時間:2019-08-23

 來源: 
 作者:

2019年8月22日下午14點36分在北京逝世,享年94歲。今編輯此文,以示哀悼。

馬繼興,祖籍山東。1925年出生于濟南一個殷實的回族家庭,中學時代愛好閱讀古籍,因受外祖父左濟拯(時山東費縣名醫)的熏陶,對中醫產生濃厚興趣。1941年夏,馬繼興自濟南正誼中學畢業后來到北平,考入華北國醫學院,畢業后即在濟南開業行醫。不久抗戰勝利,又回到北平,任教北京大學醫學院生理學科。1949年兼任華北國醫學院教委會副主任委員及教授。在此期間,他開始進行中國醫學史的一些專題研究,并積極參加中國醫藥學會的組建與《中國針灸學季刊》的創辦工作。

1955年中醫研究院(今中國中醫科學院)正式成立,他調入該院,先后在針灸研究所、中國醫史文獻研究所工作,一直從事中醫文獻與歷史研究,取得令世人矚目的科研成果。

一、坎坷經歷,執著追求

馬繼興先生當屬今日中醫文獻界的學術泰斗,為人耿直正派,治學一絲不茍。外人看來是一位很不尋常的權威專家,但身邊的同事、學生們都知道,他的工作和生活極為普通平常。20世紀五六十年代,他被錯劃為右派,生活工作坎坷挫折。那個動蕩的時期,許多人放棄事業,有的甚至放棄生命,但他想盡辦法堅持研究。這種處變不驚的平常心態也許從那時起,直至數十年之后的今天從未改變。

風雨之后終見彩虹,“文革”后馬繼興的科研工作進入新的階段。伴隨著一個接一個重大科研課題的完成,科研成果不斷產生,事業發展蒸蒸日上,獎勵榮譽接踵而來。一如逆境沒有沉淪,面對如此的順境,他亦同樣平淡處之。他整日忙于中醫古文獻研究,閱讀了數不清的古籍,讀書寫書幾乎成了生活的全部內容,愛書是唯一的嗜好,因而也深深懂得書的價值,他將自己收藏的善本及罕見古典醫書無償贈送給中國中醫科學院圖書館,共計14部96冊、縮微膠卷4盤。這些珍稀古醫籍大部分在國內已失傳,有的系國外友人贈予,也有的是他出國期間留意收集國外僅存的古醫籍復制本,他為此曾花費許多心血才帶回國內。20世紀90年代以后,因年齡關系,他不再擔任領導職務,擺脫纏身的行政事務,他全心全意地從事科研工作,樂此不疲,興趣盎然地在中醫古文獻研究領域倘佯,淵博的學識是其擁有的財富,豐碩的科研成果是其清貧一生的最大收獲。

二、淡泊生活,潛心研究

馬繼興先生一直過著簡樸的生活,衣著樸素,飲食簡單,年逾八旬的他依然堅持上班,每天絕大部分時間都沉浸于研究工作,除早晚散步外,幾乎沒有娛樂活動。幾年前他仍天天騎自行車上班,熟悉他的人都看過他那輛八十年代款式的26型舊車,多處漆皮早已斑駁脫離。同事和學生都建議換一輛輕便些的新自行車,他卻樂呵呵地回答:“比起以前騎了幾十年的28型自行車已經很不錯了!”2005年后,馬老家搬至離單位較遠的地方,不得已放棄了那輛跟隨他多年的坐騎。

在工作中,儉樸也是他長期遵循的原則。摘錄卡片是他經年工作養成的習慣,但他的卡片通常是普通稿紙,或已用過的打印紙背面。查閱時隨手摘錄,分段抄寫,注明出處。資料積累多了,就分類裝在卡片盒里。但卡片盒也是馬老自己制作的,材料一般為廢包裝盒和報紙,經糊裱改制后大小適中,結實耐用,盒面貼上空白紙,寫明卡片內容,一個卡片盒實際就是一部書稿或收集較完整的一類資料。字跡認真,條目清楚,內容翔實,出處明晰,與電腦里資料相比較,也有其方便挾帶、隨時隨地查核之長處。

馬老平日埋頭與古籍文字打交道,平素交談十分簡單,開會發言,他總是直入主題,不說旁話,也從未見過他激情演講。有時媒體記者采訪,請他介紹個人情況,他會面呈難色,無從說起,言辭頗為蹇澀。但倘若談起專業學術研究,話題就會立刻活躍起來,語言表達也變得流利順暢,特別是拿出多年積累資料圖片,述說研究經歷,展示古人留下的珍貴中醫遺產時,他就會神色生動,言語詼諧,極具感染力,常常令人覺得頓長見識,眼界大開,對于他的廣征博引,更是誠然心服。在課堂上,馬老的研究心得常常引來學生們的陣陣贊嘆,由衷地感慨中醫古籍之寶貴,古文獻研究之博大精深。

馬繼興先生醉心學問,長期鉆研,公開出版和發表了諸多學術著作和論文,內容遍及古文獻經史子集的各個領域。他治學態度非常嚴謹,對自己嚴格得近于苛刻。他一直有一個習慣,對于研究過程中所依據的每一條古文獻都注明原始出處,決不轉手引用。審定他人書稿、文章也毫不含糊,一一指出,不合要求很難過關。現代社會生活節奏加快,為迎合市場效益,許多書籍的出版更是快馬加鞭,但他的研究著作卻不如是,均要反復磨礪,甚則達十年、數十年之久方可脫稿。因為原始文獻出處的考查核對,會增加無法預料的工作量,而且必須具備深厚的學術功底,要做到這一點,非日積月累無以完成。為此每隔一些時日,他就會帶著若干卡片,去京城的各個圖書館核查古籍,即使出差外地,也隨身攜帶資料以便隨時查閱。他往來圖書館數十年,圖書館工作人員總是被他對學術的專注而感染,有些古書很長時間不被查閱,也不厭其煩地幫他查找。如今圖書館工作人員已成為他的老相識。正是這種嚴謹厚實的學術風范,經年累月不知疲倦地研究,筑就了他豐碩的研究成果。

三、辛勤耕耘,成果豐碩

20世紀70年代,馬繼興開始著手將過去從事這一專業研究的所得進行全面總結,撰寫《中醫文獻學》,為了使之系統化、理論化,他先后數易其稿,終于在1990年出版。它作為我國第一部中醫文獻學的專著,如同堅固的基石,奠定了中醫文獻學科厚實的學術基礎,此書獲得第六屆全國優秀科技圖書一等獎。在此書影響下,國內又陸續有若干種同類著作問世,中醫文獻學科由此不斷得到發展。

馬繼興研究本草文獻數十年,20世紀50年代以后撰寫《中國本草學史》書稿約42萬字。先后于《文物》《中醫雜志》《藥學通報》《中藥通報》《中國藥學雜志》等刊物和學術會議上發表近20篇有關本草與藥學史專題學術論文。他一直十分重視本草經典著作《神農本草經》的研究,由于《本經》佚失后輾轉保存于多種傳世著作,導致有關它的傳承與輯佚,歷代學者各執其說,繁雜不清。馬老為了解決這個問題,他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在深入研究的基礎上,對《本經》文字進行綜合整理,力求最大限度恢復其原貌。收集155種古代本草文獻與非本草文獻記載《本經》佚文和古注資料,經多方研究、勘比,作出確當校注,在傳寫過程中朱墨相錯、文字偽脫、三品混淆等諸多問題得以厘清;分23個專題詳論《本經》藥數、藥名、三品目錄、《本經》輯本等學術問題;以詳實文獻記載作為依據,對古今諸家不同觀點提出己見,撰著了《神農本草經輯注》,此書融輯佚與研究于一體,不僅集前人研究《本經》之大成,且在前人基礎上取得眾多新成果,代表了當代研究《本經》的先進學術水平。

馬老還一直關注各地古醫藥文獻及文物出土動態,前后考察研究甘肅武威縣、湖北云夢縣、四川綿陽縣、河北藁城、內蒙古黑城遺址、新疆地區(吐番、古樓蘭、和闐、麻札塔格、吐谷渾……)、張家山地區陸續出土的古醫藥文獻與文物,撰寫發表系列學術論文30余篇。20世紀80年代初參加國家文物局組織的武威出土漢代醫簡研究,完成并出版《武威漢代醫簡》,該書獲1982年衛生部乙級科學技術榮譽證書。1993年至1998年主持完成國家社會科學院基金重點課題“發掘出土亡佚醫藥典籍文物的研究”,對建國50年以來全國各地出土醫藥文獻進行整理研究,出版論著《出土亡佚古醫籍研究》,成為古代醫藥文獻與文物研究的引領者。

甘肅敦煌千佛洞莫高窟石室收藏隋唐前后寫錄的大批卷子古籍,非常珍貴。19世紀初葉歐洲人與日本人聞風趕來帶走數以萬計的文物原件。馬繼興先生在20世紀60年代資料極為缺乏的條件下,開始研究敦煌醫藥文獻,是我國敦煌醫藥文獻研究的先驅。他經歷二三十年細致嚴謹的研究,于1988年主編出版《敦煌古醫籍考釋》,十年后由馬老等輯校的《敦煌醫藥文獻輯校》面世。二者系最早全面系統研究敦煌出土醫籍的科研成果,也是迄今收集敦煌醫學寫本資料最多的學術專著。

馬王堆出土文物曾引起世界轟動,更激起全球學者的研究興趣。馬繼興先生對馬王堆醫學帛書的考釋著作乃醫學帛書考證最為詳實者。他曾坦言:“我是相當幸運的,因為在我的研究生涯中,不僅看到了內容和數量都相當豐富,且尚待深入研究的敦煌、居延、吐魯番等處發掘的卷子、簡牘、醫學文書,又直接接觸到武威、馬王堆、云夢、張家山等地出土的大批竹、帛醫學典籍。”為使國內外學者共同分享出土醫學帛書內容,他不遺余力,全身心沉浸于帛書的整理之中,對于這項工作的投入,幾乎近于癡迷。面對這些反復折疊、字跡漫漶、常人無以辨讀的帛書,解讀起來困難重重,馬老以數十年古文獻研究功底,廣泛應用古代音韻學、文字學、考古學、歷史學、目錄學、校勘學、中醫學諸多學科知識,一一梳理,字字斟酌,使之成為今人可以理解的珍貴醫學文獻,為世人呈現人們對生命及其疾病的早期認識。現代學者借助這些帛書,不僅可以便捷地探察先人的生活以及當時的醫療水平,又為研究秦漢時期醫學提供鮮活原始資料。

針灸學是馬繼興涉足最早的研究領域,20世紀40年代他主編了《中國針灸學季刊》,并發表“禁針穴之原理考察”“針灸學走向何處去”“折針的法醫學研究”等學術論文。20世紀50年代與畫家葉仰曦合作出版《針灸療法刺激點解剖位置參考圖》四幅彩色掛圖,并開展復制古銅人的重要工作。建國初期他曾任北京大學醫學部人體解剖學講師,熟諳人體解剖知識,結合經脈研究,系統調查、測定歷代各種針灸銅人,對宋以后不同時期針灸銅人及其木制者、銅人經、銅人圖、銅人穴法予以全面深入探究。考證銅人穴法規律與特點,經穴位置變遷與確定部位,形成一整套甚為全面的銅人腧穴數據。1993年,撰著出版《針灸銅人與銅人穴法》,之后又相繼發表“雙包山漢墓出土的針灸經脈漆木人形”“雙包山西漢出土經脈漆木人型的研究”兩篇論文,他結合對馬王堆出土帛書《足臂十一脈灸經》和《陰陽十一脈灸經》大量考證比勘,確立了古代經脈學發展存在著內在聯系。2001年以“考古發掘中所見砭石的初步探討”“商代墓葬中的出土的醫療工具”為題,對草創時期的刺針學進行論述。其《針灸醫學史》書稿初成于上世紀40年代,隨著研究拓展,不斷增添新內容,加之反復核查資料,研究逐步深入,直至80年代幾近出版。然而研究出現新進展,又投身其他課題任務,為此書帶來改變的機遇,后來出土資料、海外回歸資料使之得到繼續充實。近期馬繼興重新梳理書稿,再次決定全面修訂,吸收國內外有關研究的眾多成果,并系統匯聚個人60余年針灸研究所得,以反映現代最新研究水平。

馬老積累海外收藏中醫古籍書目已達數十年,通過海外的學術交流,他陸續了解到我國無數的珍善古醫籍流散域外的情況,因此,將失落他鄉異國的中醫古籍盡早回歸故里一直是他的夙愿。1981年,應美國國家醫學圖書館邀請赴該館負責鑒定該館收藏的中醫古籍版本,他撰寫了《美國國家醫學圖書館所藏中醫藥古籍目錄》。至90年代,馬繼興兩次東渡日本做學術交流,對《小品方》殘卷實物進行研究,并將其研究成果撰寫成文與日本學者交流,由此建立的學術往來為他后來開展海外中醫古籍的回歸工作打下了良好的基礎。馬繼興與學生們一起向日本國際交流基金會亞洲中心三次申請課題經費,分別于1996年、1997年、1999年以“日本現存中國散佚古醫籍的考察與出版研究”為題,展開這項研究,復印、拍攝回歸國內亡佚古醫書155種,并選擇其精善者由人民衛生出版社影印出版《日本現存中國稀覯古醫籍叢書》。同期,馬老主持完成本院課題“考察當前流散海外中醫藥善本古籍及其回收途徑的研究”,接下來又承擔了“《海外中醫圖書聯合目錄》的編纂”課題,并領銜負責國家科技部基礎性工作專項科研課題“國內失傳中醫善本古籍的搶救回歸與發掘研究”,多年來與課題組成員共同努力,這項工作取得多項重要成果,至今仍在繼續。

馬繼興先生為促進中醫學術的發展和交流積極倡導組建學會,上世紀80年代后期,在他帶動下中國中醫藥學會中醫文獻分會、北京中醫藥學會基礎理論分會相繼成立,促進了學科的創立與發展。為推進中醫文獻研究,先后兩次舉辦全國中醫文獻培訓班,竭力培養中醫文獻研究人才。他帶教的碩士、博士、進修生很多,更有難以計數的海內外學人遠道而來,上門求教。他總是熱情接待,答疑解惑。

隨著年事增高,他盡量減少社會活動,專心致志地研究學問,2005年《中醫文獻雜志》發表《<桐君采藥錄>考察》一文(3期連載),榮獲“第6屆中國科協期刊優秀學術論文”一等獎,這是中醫類學術論文中唯一獲得的一等獎。2008年,馬老應邀對中國古代藥膳進行考察,完成并出版《中國藥膳學》一書,對中國古代藥膳形成與發展的歷史從學術角度進行發掘與整理。近期他又完成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神農藥學文化研究”課題,將數千年歷史中神農與藥學的有關記載梳理源流,詳加論證。取材廣涉經史子集,亦收集域內外神農諸多傳說與祭祀的實物圖片,如此醫藥、歷史、社會、文化融為一體的研究專題前所未有,此研究已形成書稿,不久將面世。目前中醫藥文化已成為大眾關注的熱點,此書將帶給讀者對中醫藥文化廣博而深遠的全新認識。

如今馬老依然默默地從事著中醫文獻的研究工作,未曾停輟,他恬然而寧靜,淡泊而自足,也許這正是他所追求實現自身價值的方式。

底部

返回首頁 | 聯系方式 | 版權聲明

技術支持:中國中醫科學院信息管理中心

電話:8610-64089808 地址:中國北京市東城區東直門內南小街16號 郵編:100700

Copyrights ? 1997-2016 CACMS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0045563號

准精选资料 今天斯诺克比分 重庆福彩农场走势图 白城麻将吉祥棋牌账号 河北20选5今晚开奖结果 北京pk拾拾计划软件 2019今晚香港开码结果 幸运快3软件下载 彩票25选7开奖结果查询 190语音比分 庞大股票股吧 福彩快乐8开奖 广西快3怎么玩 青海11选5中奖规则 三羊期货配资 贵州11选5任四遗漏 准精选资料 今天斯诺克比分 重庆福彩农场走势图 白城麻将吉祥棋牌账号 河北20选5今晚开奖结果 北京pk拾拾计划软件 2019今晚香港开码结果 幸运快3软件下载 彩票25选7开奖结果查询 190语音比分 庞大股票股吧 福彩快乐8开奖 广西快3怎么玩 青海11选5中奖规则 三羊期货配资 贵州11选5任四遗漏